一场与隐形对手的较量

运用复杂繁琐的工艺流程拯救珍贵文献

你看不到它,闻不到它,也无法感觉到它--只要有旧纸张的地方,常常也会有它:那就是工业造纸所形成的酸性成分。这种酸性成分几年后会让纸张变成棕色,甚至遭到腐蚀。马尔巴赫德国文学档案馆(DLA)保存了启蒙运动以来大量的重要文献。档案馆凭借一种技术复杂的特殊工艺,与这些有害物质展开了一场较量。

很多人都在自己的书柜里面遇到过这个常见问题。一本珍贵的旧书,亦或是曾祖母遗留的日记,它们随着时间流逝变得越来越暗,愈来愈难看,甚至还有破损散页的危险。马尔巴赫德国文学档案馆藏书保护部门的工作人员美兰妮·库比札(Melanie Kubitza)说:“罪魁祸首是纸张中的酸性物质。十九世纪中期以来,纸张的工业生产中产生这种酸性物质。”几年时间过去后,酸性物质会引起褐变,甚至可能让纸张解体,伴随消失的还有印刷或书写在纸上的所有信息。

保存价值连城的原稿

对于这位书面文字、图形和图书绘画修复与保存领域的研究专家来说,即便数字化时代已然来临,书籍遭受毁坏也是令人极不愉快的事情。更何况马尔巴赫德国文学档案馆内面临解体危险的是一批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文献。能亲眼看到一封海涅写给出版商的亲笔信原件,这种体验是数字化版本或拓写所无法给予的。

工艺优化

为了妥善保留文学遗产的物理性状,马尔巴赫德国文学档案馆寄希望于瑞士公司Nitrochemie Wimmis AG的纸张脱酸处理工艺。 这家莱茵金属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在瑞士首先采用了所谓的Battelle工艺,在两个加工车间中完成纸张脱酸。Battelle工艺存在许多负面效应,例如会生成镁沉积物,冲压涂料或油墨可能产生泄漏等。这些负面效应会影响到脱酸的效果。对此,Nitrochemie公司很快优化了工艺,改进后的脱酸工艺更具有可持续性。

该公司最终于2015年在因河畔的阿绍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纸张脱酸厂,现在又增加了三个加工车间。至今为止,已有1800余吨的书籍和档案材料在这里接受了脱酸处理。从去年开始,阿绍的脱酸工厂也开始处理马尔巴赫档案馆的文献。脱酸工艺必需的特殊化学品,特别是含镁的特殊化学品,也由当地生产供货。

捐款筹资

脱酸工作对于马尔巴赫德国文学档案馆而言并非新鲜事儿。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他们广泛尝试和测试了市场上现有的各种方法,最终决定选择非水基的Papersave工艺。2014年以来,美兰妮·库比札在档案馆组织对濒危馆藏进行脱酸处理。每年有超过10000本著名作家的书籍和著作接受了脱酸处理。该项目主要依靠捐赠筹措资金。

一切从检查开始

库比札在馆藏保护项目中采取了一种非常系统的方法:“每本书和每件档案都要单独接受检查和评估,确定是否适合脱酸。比方说,一些皮革装订的历史文献或羊皮纸会因脱酸变得脆弱,需要把它们筛选出来。”另外,某些书写介质或印刷油墨会渗出,在文物上留下不该沾染上的痕迹。

另外,也可以借助使用pH笔来测试基材的酸度。随后,每个文档和书籍都会获得一个条形码,记载具体的信息。只有经过标识的文献才能运到位于阿绍的工厂,放在特殊的格子箱中进行脱酸处理。这样做还有另一个优点:根据工业标准的规定,在脱酸处理中可在材料中加入碱性缓冲液,从而保护纸张未来免受酸性物质的再次侵蚀。

脱酸后,我们仍旧需要小心翼翼地进行后续的日常处理。库比札补充说:“书籍文献返回后,我们要对每件脱酸后的图书馆文献或档案单独检查,看看是否有损伤。我们这里脱酸的副作用比例低于5%,这个比例值相当不错。这也说明了认真仔细的预选是多么重要。”

250年的文学史

一切皆从马尔巴赫继承了文学巨匠弗里德里希·席勒的遗产开始。马尔巴赫德国文学档案馆(DLA)保留了自1750年至今大量文学史和思想史的宝贵资源,该档案馆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文学机构之一。 除了黑塞和卡夫卡等著名作家的1400件遗物之外,还有几大知名出版社的档案,包括Cotta档案馆和Siegfried Unseld档案馆(苏尔坎普出版社)。在席勒国家博物馆的常设展览和现代派文学博物馆的临时展览中,观众可以欣赏到马尔巴赫德国文学档案馆收藏的手稿、书籍、图片和遗物。这些展品也属于马尔巴赫德国文学档案馆的馆藏。

详细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