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洛塔尔·施耐德一起试驾

科施博格(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

两个原因使这场试驾不同寻常,其一,试驾不是在沥青路面上进行,而是在莱茵金属集团位于下萨克森州吕内堡草原的试验场内布满装甲车行驶痕迹的难以通行的森林地面上进行的。莱茵金属集团在占地约50平方公里的试验场拥有各种可能条件,可以用以对其装备系统进行试验。在这里,一辆普通的小汽车即便想在简单的通道上通过都是难以想象的。其二,“试驾车辆”也是一辆十分特殊的车辆。

对于洛塔尔·施耐德(Lothar Schneider)而言,这虽然不是一块完全崭新的区域,但是至少不再是日常工作所涉及的领域。这位莱茵金属汽车公司的中国业务总裁早在联邦国防军服役期间就获得了卡车驾驶执照,当时他作为后勤保障部队的司机曾多次驾驶老式联邦国防军MAN系列军用卡车外出执行任务。如今,在中国南方大都市的高架道路上十分普通的“路面战斗”已经越来越成为他日常的例行事务。

此次的试驾车辆是一辆引人敬畏的巨型拖拉机,在莱茵金属武器弹药业务部与农业技术专家—Rebo农业机械公司—共同合作项目中装备了装甲驾驶室。为什么用上这么昂贵的装甲防护?即便是狼群,在远处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也早就远远地闻风而逃,即便是成年野猪,也会在民用版拖拉机上损失獠牙。ReboRack装甲拖拉机的主要应用领域包括:可能藏有哑弹的练兵场,原交战地区的复垦场地,或者是数十年前埋下的弹药可能沉积在岸边的海岸地区。

真正的大块头

作业中,对于驾驶员的保护是头等大事。拖拉机驾驶室的车门就已经重达170公斤,令人印象十分深刻,只能通过按钮进行电动控制。 不足为奇,因为六厘米厚的防弹玻璃每平米的重量超过135公斤,几乎是所使用的装甲钢板重量的两倍。防弹玻璃和装甲钢板两者组合在一起,使这辆以约翰迪尔型号为基础的拖拉机比量产版本拖拉机的重量合计重一千公斤。

洛塔尔·施耐德踏过总共五级阶梯,登上驾驶室,首先高兴地享受一下全方位视野。撇开驾驶室方正的外形和给人的安全感不说,驾驶室内部也装备得如同所有量产拖拉机一般舒适。在道路行驶中,ReboRack 车型与其民用兄弟车型一样,规定允许最高时速达50公里,提供两人乘坐的宽敞空间。一旦将车门关上和锁定,令人顿生“光荣孤立”之感,而通常这是用来描述一个英国名牌的说法。但是,经过超过11万欧元的加价,这辆粗壮结实的装甲拖拉机已经完全达到了一辆劳斯莱斯的车价水平。无论如何,这辆车已经具备一辆豪华防弹车的同等防护等级。

有机会驾驶这样的一辆车,他明显感到很高兴

刚起步数米,施耐德便已显得胸有成竹,在完全了解所提供的驾驶技术可能性的情况下驾驶车辆前进。这位数量可观的老爷车收藏家并不隐瞒有机会驾驶这样一种车辆给他带来多大的愉悦:“这样的驾驶简直就是给人带来乐趣,在困难复杂地形下车轴的交错运动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但是,他又补充道,“人们面对技术也必须表示尊重。”尽管早晨的天气还比较凉爽,但是当时在防弹玻璃上并没有水汽凝结,因为玻璃通过内设的电热丝进行了大面积加热。

周游世界和中国问题专家

施耐德1957年出生于波恩,曾在亚琛工业大学学习机械制造,完成硕士培养计划期中考试之后,令人惊讶的是他确定的主攻专业方向是车辆技术。这不仅为他今后的职业选择军旅生涯奠定了基础,而且他早在中学时期就自己动手修理有故障的轻骑,修好后继续出售,也就是说,早在青少年时期他已经显露出会做生意的基因。 大学毕业后,他在安联公司作为培训生接受培训,随后在杜邦公司工作了近八年,在Dynamit Nobel 公司也工作数年,已经经常去国外出差和驻外工作生活。他与上海的结缘开始于2001年初加入莱茵金属汽车公司,当时与上汽集团子公司,如今的华域汽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正在筹建第二家合资企业,需要找一位德方经理。作为上海皮尔博格有色零部件有限公司,如今正式更名为华域皮尔博格(上海)有色零部件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由于位于内卡苏姆铸造业务的关系,他2013年安排部分工作时间再次回到德国。施耐德的太太是中国人,此外,她曾在著名的同济大学以及在柏林和埃尔朗根学习工程技术,多年以前就已经加入了德国国籍。

从2016年起,施耐德负责掌管莱茵金属汽车公司在中国的所有业务活动,此外还负责集团全球范围的铸造业务。他每年多次出差回德国,目前他正在出差回国期间。随着多年的工作,高强度的频繁商务旅行对于他而言几乎成了常态:“时差之类的我已经感觉不到了!” 那么他从中国和德国的对比中有哪些体会?“我非常喜欢在中国生活。当然,现在不再象20年之前那样满是冒险经历。大致上纽约和其他国际大都市所提供的东西,上海这样的城市如今也可以提供,但是在中国一如既往地面临着众多挑战。”

从2016年起,施耐德负责掌管莱茵金属汽车公司在中国的业务。

通过回顾他可以确认的是,多年以来中国人的性格特征发生了变化。“中国人如今比短短几年前理直气壮,具有更强的自信心,他们也取得了很多成就,所以,这也完全理所应当。”他立刻通过一个汽车行业的例子来支持以上观点:“即便对于中国完全自主的汽车品牌来说,间隙尺寸如今也不成问题。所有的都可以做到顶级。他们值得尊重,也赢得了我的尊重。我很少看到有这样的民族如此勤奋和坚定,去推动一些工作,去努力实现目标。这不仅仅是对于高层领导而言,而且也体现在走在马路上的人身上。在这儿的工作简直好的没话可说!”

施耐德一边说着,一边继续踩下ReboRack拖拉机的橙色油门,并且始终注视着仪表盘上的油耗显示。现在是每小时油耗6.8升,这样的一个数值对于功率强劲的拖拉机来说还是令人颇感意外的。在经过两个小时的大型拖拉机试驾之后,施耐德用自己特有的幽默感总结道:“可惜,这款车不适合作为商务车使用,因为只有一扇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