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更多职业发展可能性

技术工种为女性提供众多机会

无论从国民经济的视角,还是从社会政策的视角来看,这都是极其不合情理的:选择技术工种或者完成工科专业大学毕业的女性太少了。尽管如此,正如在位于柏林的皮尔博格公司所表明的,这一技术领域,也为女性提供了众多职业发展前景。《Heartbeat》 杂志采访了四位担任完全各不相同技术工种职务的女性,就其在依旧是男性占主导地位环境中的人生道路、学习路径和工作经验展开了访谈。

“我想成为一名工程师”,莎伦·波梅伦克(Sharon Pommerenke)早在稚气未脱的10岁时就在一位同班女同学小学毕业留言簿上这样写道。如今21岁的她正在柏林经济和法律应用技术大学机械制造专业第六学期学习,此外,作为双元制培养模式的大学生,她还为了完成学士学位论文正在皮尔博格公司做冷却器模块新生产线的设计。她所在的专业同一届一起开始学习时有30名男生,只有3名女生,她便是其中之一。现在男生的数量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但是三位女生依然全员继续学业,一个也没有掉队。波梅伦克表示:“我们女性早就十分清楚我们想要什么。”

阿妮卡·施林姆帕(Anika Schlimper)的人生道路也是同样令人钦佩,她于2013年在柏林工业大学完成了经济工程专业的硕士学业,随后便在皮尔博格公司的采购部门开启了职业生涯,去年起担任项目经理,负责产品领域的控制,主要关注质量、成本和货期。这位年轻的经济工程师在高中毕业后就选择了学习企业管理和机械制造的复合专业。“我的哥哥和姐姐两人都是工程师”,她说道,“因此,我的人生道路实际上早已受到了影响。”

无论是父亲、兄弟姐妹和表兄弟拥有丰富的技术领域经验,还是对技术感兴趣:在全部被采访的四位女性身上都体现出家庭环境对她们的职业选择所产生的重要影响。伊洛娜·拜耶(Ilona Beyer)甚至是受其母亲的影响,母亲提给她的建议是选择朝技术方向发展。拜耶还通过实习额外初涉老年护理领域,因为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与人交往对于她而言都很重要。

在放弃了已达到欧洲洲际水平的竞技体育生涯之后,这位昔日的田径选手仍然在和人打交道,但是在一个与以前完全不同的环境。“外交能力和移情能力即便是在今天对我来说还是需要的”,这位出生于威斯特法伦地区的生产制造规划师一边说着,一边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年龄各异的操作工在数控机床上一起调试新产品。拜耶为此先前已经编写了相应的程序,但是每当一个新产品首次上机器进行调试,她始终感觉那是一个令人肾上腺素飚升的特殊时刻。作为15名生产制造规划师团队中唯一的女性,她率领70名男女员工一起负责机械切削加工的控制,这项工作涉及的是高效的机器运转时间,并且部分时间甚至要精确到秒。

在至今为止的职业生涯中,拜耶已经学到了开诚布公地与人沟通总体而言是多么的重要,即使是在少数个别情况下男性同事或者下属起初并不愿意与一位女性合作共事。她的经验表明,在这样的困难情况下,凭借协商技巧也可以继续取得进展,而畏惧心理经常扮演一定的角色,她现在已知道如何才可以消除畏惧心理。此外,年龄稍长者更有可能具备完全不同的世界观,但是“在年轻人看来,一位女性担任领导岗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在私人生活环境中,当萨利·巴滕巴赫(Sally Bartenbach)和她的赛车在汽车场地赛或者越野赛中做准备的时候,这位年轻的女车手在男人身上经常体会到的神情不是畏惧,甚至是惊讶:“没有多少女性做这样的事。” 巴滕巴赫打小时候起就浸泡在父亲的车间里,很早的时候就更喜欢把玩螺帽扳手和其它工具,而不是给小女孩准备的玩具。以至于她的母亲甚至警告亲戚,将带来的木偶道具冒着风险扔进垃圾箱。

她保持着对汽车的偏爱,如今也曾有一次在争夺激烈、火光四射的赛事中遭遇翻车,她将损坏的赛车前翼卸下,接着焊上了新的引擎罩,使赛车重新行驶自如。尽管她的汽车有时在赛道上是发动机功率最小的,但是在一些男性竞争对手的惊奇神情下,她在参与的竞技赛事中也完全可以登上领奖台。

巴滕巴赫也是很早就清楚希望今后的职业与手工技术有关,而不想整天坐在电脑屏幕前:“坐办公室不是我要的工作。”高中毕业以后,她完成了工业机械师的职业培训。

尽管如此,在日常的职场中,所有被访者觉得也需要克服来自男性同事的阻力,根据她们的经验,这样的情况只是极少出现,实际上是作为一位从事技术工种的女性至今为止还没有被认可接纳的不适感。这也适用于私人生活。如果遇到与职业工作领域相关的问题,所有被访者首先感受到的是惊讶。然后,人们谈论对于女性而言仍然是不平常职业工作的兴趣便会减退,那是主要因为交谈伙伴也会很快意识到眼前的女性对职业工作任务的高度认同以及所具备的热情。

如果在职业场合中遇到类似“小宝贝”或者“有咖啡吗?”这样不恰当的打招呼方式,所有人都学会了平静而明确地予以回应。这样的话最后也已表明,男人们最终也会清楚,一位女性在技术领域同样可以精通熟练,有时也可以做到独占鳌头。施林姆帕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已经体会到这点,例如在学习有限元的课程中,她的大学同学觉得这门课实在太难了,而她轻轻松松地在这门课得到了优秀成绩最高分1.0。

但是,她们所有人都不愿意只与女性合作共事。表决结果绝对一致:男女搭配是正解。为什么呢?女性和男性处理事情的方式不同,从这样的一种多样化可以产生出混合体,推动工作流程的进展。根据大家的经验,通常也是出于这一原因,女性被男性同事吸纳到各个团队中。实际工作中表明,男性在工作中遇到问题时经常会找女同事,寻求帮助或者技术方面的建议。简而言之,心理障碍要少很多。但是,这样的情况不能掩盖以下的事实,为了得到认可,女性经常必须付出超过100%的努力,尤其是当她们刚到一个新的工作环境,人们还不认识她们,也无法作出评价的时候。

她们会将技术职业道路继续推荐给其他女性吗?“会,并且当然也会向男性推荐”,施林姆帕对此的回答充满自信,坚定明了。此外,波梅伦克还指出了接受机械制造职业培训或者完成大学专业学习后所获得的众多职业选择可能:“从夏里特医院到水厂,在许多职业部门中都需要机械制造技术人员。”当然,四位被访者早在学生时代就都将数学和理科作为学习重点,因此,拜耶也建议“应该对技术领域具备一定的空间想象力,并且内心要对数学感兴趣。”然而,巴滕巴赫的基本观点是:“如果有人想干某些事,遇到旁人的阻碍,那么为什么要退却,放弃实现自己的梦想呢?”她说的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