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拉夫·黑登的试驾

莱茵金属汽车集团机电一体化部门总监

通过在杜塞尔多夫市梅尔布施-布德里希区的这次试驾,皮尔博格集团董事长奥拉夫·黑登(Olaf Hedden)探索了保时捷Macan Turbo带来的非同寻常的驾驶体验。大学专攻企业管理学专业的黑登介绍了他在企业管理中所面对的各种任务,提出了他对于发动机技术所面临挑战的独到见解。

杜塞尔多夫机场在大多数车辆的续航里程范围之内。大多数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首府这座机场起降的飞机都会从这个花园般的风景区上空划过。“伊塞尔”地区位于莱茵河左岸。就像莱茵兰地区的居民所说的那样,这里的一切绝对不会“枯燥乏味”。绿油油的草地和牧场、农场小道和散落其间的农庄,这一切让空气充满了自由和冒险的味道。附近还有一处罗马帝国时期地主庄园的遗迹。“伊塞尔”这个词来自于德语的“小岛”。这个名叫Ilvericher Altrheinschlinge的富饶地区在大约 7000 年以前曾经是被莱茵河环绕的一块小小的高地。作为土生土长的汉堡人,奥拉夫·黑登将试驾区选在这个靠近河流的地方,就是想尽情欣赏自己所熟悉的这一片大好风光。这里也有着测试SUV车型的合适环境。SUV车型在这个地区的出现频率很高。这辆保时捷 Macan Turbo 没有在此地停留很长的时间,因为它的身后还排着很多同类车型的车辆。这些车需要从保时捷的行驶路线穿过。有些车上的母亲带着孩子去骑马,有些车将分散在各地种植的水果送往“尼赛尔”苹果验收站。保时捷高速行驶的时间虽然并不长,但这里有足够大的自由空间让这款400马力的六缸发动机纵情驰骋。“这辆车动力十足,行驶感觉非常好。”车开出去还没有几米远,黑登就已经对车的性能了然于胸。像正在加速起飞的飞机一样,强劲的动力把驾驶者和前排乘客牢牢地按压在座椅靠背上。尽管这辆保时捷的车身重量将近两吨,500牛米的扭距却让这辆车开起来轻松自如,在不到 5 秒内就可加速到每小时100公里。

观看了40场布鲁斯·斯普林斯汀和15场滚石乐队的演唱会

奥拉夫·黑登出身汉堡的一个军官家庭,从2014年初开始担任总部位于诺伊斯的皮尔博格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现年51岁的黑登已经和他的家人在诺伊斯生活了整整18 年,对皮尔博格公司知根知底。完成大学企业管理学专业的课程后,他先是在一家金属公司工作,担任时任公司总裁卡乔·诺因基兴(Kajo Neunkirchen)的助理,并且亲身经历了这家钢铁公司的危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那是“一段惊心动魄的岁月”。1997年他加盟莱茵金属集团,2002年到2010年进入皮尔博格公司的管理层,负责这家汽车零部件企业的财务工作。之后, 黑登在海尔布隆的莱普勒股份公司担任了四年总裁,去年又重新回到了皮尔博格公司。这一次归来后,他成为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负责整个企业的管理。

回家的感觉

黑登自己对新的工作任务也非常期待。对于新职务所包含的内容,他评价说“涉猎范围非常广”。黑登以前就认识这家企业的很多员工,因此他现在有一种长途旅行后重新回家的感觉。对于先前担任公司财务总监的黑登而言,技术具有特别的吸引力:“销售人员和技术人员在我看来是一体的,他们都应理解公司的整个体系,发现彼此之间的关联和互相产生的影响。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看清楚公司的整个运转体系,而且也能让技术人员和销售人员协同发挥作用。在做决策时,我也始终尝试这么来操作。除此之外,我们试图穷尽技术上的各种可能,向自然规律发起挑战。这一项任务让人激动不已。”黑登并不擅长死记硬背。因此,理解事物之间的关联性对他来说是成功的关键。

尊重工程师的工作

黑登承认,他的工作领域有些不一样,因为在他所从事的领域,真相不只有一个。财务工作中并不存在明确的系统界限。他说:“商人不会像技术人员那样始终不断地去思考同一领域的问题,往深里挖掘,从不同角度来探索。这正是我工作的内容,因此我十分钦佩工程师,尊重他们的工作。”

热衷于音乐

黑登在年轻时就已经是识别系统结构的好手。他是学校硬摇滚乐队的成员,非常熟悉音律背后的数学特性。虽然他早已不再自己演奏,但他对音乐的热爱却一直延续到今时今日:“很多朋友觉得重新拿起乐器很难,因为我们再也没有年轻时的娴熟演奏技巧。”但他一如既往地去观看自己喜欢歌手的演唱会:年轻时担任乐队低音歌手的黑登在世界各地观看了40 场布鲁斯·斯普林斯汀和15场滚石乐队的演唱会。这辆保时捷 Macan Turbo 在长途行驶时也大声地播放着音乐,收音机里播放着滚石乐队的经典歌曲“Start me up”。歌声与窗外的伊塞尔秀丽景色相得益彰。这是一次激情澎湃的试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