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的黄金珍品

草原蜂蜜广受欢迎

莱茵金属在位于德国翁特吕斯试验区的项目名为FOJANA,是林业、狩猎和自然保护的简缩语,含义是草原和森林的可持续性经营管理。这个项目计划允许约三十位养蜂人于每年八月带着他们约400个蜂巢“迁移”至此。

养蜂人几乎在每年夏末时节准时来到这片区域,采集令人向往的略带奶油状、香味浓郁的草原蜂蜜;这一活动俨然已成为传统。这一区域通常不对公众不开放,为此,养蜂人还获得了特别通行证。“草原风景是人们创造的一道文化景观”,FOJANA项目主任吕迪格·库瓦斯特(Rüdiger Quast)介绍说,他与同事赫尔曼·米里希(Hermann Mielich)及五位林业管理员共同负责这片位于吕内堡草原上面积约50平方公里的区域,同时还承担猎区管理的工作。“尽管这片草原是北德地区冰川期后自然发展的结果,但是如果不加以合理干预,任由灌木丛和树木杂乱生长,若干年以后这片区域或将变成森林。” 为了避免这一结果和对试验区产生干扰,这一区域的部分地方会定期轮流进行焚烧以阻止树木的生长过茂,实现草原的更新和可持续发展。次年,草原上又会再次开满远近闻名五颜六色的花朵。欧洲盘羊是这里的“助手”,他们可以帮助保持年轻树苗的生长高度。早在十九世纪时,牧羊业就对草原面积的保护作出了重要贡献;除此之外,当时还流行大规模采伐树木用作建筑材料和取暖燃料。

抑制桦树林和松树林的替代式生长利于吸引昆虫。因此这里吸引了自周边村庄的养蜂人,他们将饲养的蜜蜂带来这一区域采集珍贵的草原蜂蜜。

与蜂群对话

“如果我们在这里不慎被蛰,那肯定是这里的牛虻而不是蜜蜂在作怪,因为我们之间早就协商好了”,养蜂师克劳斯·阿伦斯(Klaus Ahrens)开玩笑道。他可以泰然自若地驶过装有蜂群的蜂箱,即使只有两米的距离。他认为这样一种相互信任的和睦关系是必须的。已经是第三代养蜂人的他在工作时不穿戴任何防护服,并且徒手持握爬满自家蜂群的蜂巢。不过他的说法应该是正确的,几分钟后,那些牛虻对于这些新到来的草原拜访者也丧失了兴趣。唯一让蜜蜂停留在蜂箱内的辅助工具是熏箱,箱内木屑燃烧发出光亮,并且产生烟雾,让蜜蜂误认为是发生火灾。在这样的紧急状态下,它们就只顾自己的蜂窝和储备,不会关注正在蜂房边工作的人了。当然,阿伦斯被蜜蜂蛰也不是什么稀奇罕见的情况,但是在约80%的情况下他都会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如今,他从事养蜂人这一职业已经超过35年,对于被蜜蜂蛰已经免疫了。

阿伦斯是德国职业和商业养蜂人联合会副主席,来自附近的慕登,拥有大约400个蜂巢,单纯依靠养蜂为生。他的家族从事养蜂业超过一百年,传承到了第四代,他的儿子不久前也加入了家族企业的经营,令阿伦斯感到十分高兴。

瓦螨寄生虫等害虫的肆虐和耕地面积的扩张令蜜蜂陷入困境

养蜂业是畜牧业的一个分支,但是始终面临着诸多不易。一方面,在过去的数十年中,瓦螨寄生虫等害虫的猖獗和全面覆盖杀虫剂的使用灭掉了约50%的蜂群数量,另一方面,除却油菜花田,迅猛发展的农业耕地让蜜蜂栖息的空间不断缩小,养蜂人不断后退。对于阿伦斯和他的同事们来说,更加重要的是带着他们的蜂群寻找到像训练场这样几乎处于原始状态的区域。

阿伦斯满怀期待地盼望着草原上的石楠花开,因为蜂蜜产品已经没有库存,许多客户甚至私下里有些不满。为了正确采集草原蜂蜜,因为珍贵蜂蜜的加工并不像普通蜜蜂那样简单,他必须投资大量资金购置特种设备。精心加工出来的蜂蜜产品具有极高的品质和独特的香味,但是价格也高达普通产品的两倍。

养蜂人的工作主要是为蜜蜂的采蜜工作给予支持,提供成功的必要条件。阿伦斯表示:“我认为,蜜蜂比我们懂得要多。”每年他都要两到三次将蜂房搬往不同的地方,有时甚至搬往数公里以外的阿尔特马克地区。阿伦斯带着他的蜂群追逐着油菜花、洋槐花、菩提花、矢车菊、向日葵、荞麦花和石楠花等花卉的花期,以及采集森林蜂蜜的时节。

此时,阿伦斯正在进行每周一次对所有蜂群的“蜂群管理控制”巡视。此外,他还必须对蜜蜂进行再培育或者购买蜜蜂以补满蜂群,因为只有一个强大的蜂群才能带来必要的收成,毕竟一只夏季蜂只有六周的生存期。所以,根据季节的不同,他必须时不时地进行喂食,也曾经将六个或者七个羸弱的蜂群合并成一个新的蜂群。

一只蜂蛹最终成为蜂王还是工蜂,主要取决于食物和侍奉工蜂的照料

蜂王产卵无数,一旦蜂王死去,那么蜂王所产的每一个卵都有可能培育出一个新的蜂王,这取决于蜂蛹所获得的食物以及来自日常围绕在蜂王周边辛勤忙碌的工蜂的悉心照料。蜂房内的等级和职能分工十分明确,组织严密。冬季过后气温升至14摄氏度,蜜蜂就会开始飞出蜂房,这种现象一般从四月份开始,持续到十月份结束。

颇受消费者欢迎的还有所谓的“块状蜂巢蜜”,它也属于草原蜂蜜的一种特产。对于阿伦斯来说,生产这种蜂蜜也堪称是一项特殊本领。块状蜂巢蜜会出现在高档酒店的自助早餐中,一般会切下涂抹在早餐面包上享用。阿伦斯的蜂巢蜜售价为每公斤50欧元。为了保存块状蜂巢蜜,养蜂人会在蜂房内悬挂一个空架,蜜蜂们就会自动为这一特殊美味珍品筑造蜂巢并在其中存储蜂蜜。

新的生活方式

一个蜂群一年可以采集约150公斤蜂蜜和80公斤花粉,同时消耗一半以上的蜂蜜和几乎所有的花粉维持蜂群自身。这显示出蜜蜂世界脆弱的生态平衡。但是,阿伦斯已经看到了许多好的解决办法以及民众和政界的意识转变。其中包括私人建设的蜜蜂主题酒店,有利于养蜂的朽木存储和公共养蜂促进措施;还有所谓的“养蜂电力”,例如,供电企业需建设约500平方米的养蜂场以匹配一个家庭年平均用电消耗量。阿伦斯表示:“我们必须学习新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