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特霍尔德·弗朗茨博士的试驾

皮尔博格集团汽车排放系统和商用柴油发动机系统业务部门负责人

整备质量 11 吨的越野车,配有特种装甲,可以为 10 名乘客提供全面的保护。动力源自于一台最大扭距 1250牛米的 6.9 升发动机。这辆全轮驱动型汽车在路上行驶流畅,电子限速的最大车速可达到每小时 100公里。这就是新款装甲警用车 Survivor-R 的主要性能参数,贝特霍尔德·弗朗茨(Berthold Franz)博士正在位于卡塞尔的莱茵金属陆路系统公司试车场上对这款车进行全面的测试。

弗朗茨在皮尔博格集团一方面负责降低有害物质排放的业务领域,同时也负责商用车所有组件的整合业务。载重汽车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与大型卡车相比,他驾驶 Survivor 刚开出几米就立即察觉到驾驶舱没有侧倾。弗朗茨博士曾是卡车制造商 DAF 公司重型商用车发动机热力学性能研发部的主管。他如此评价这款装甲警用车:“这辆车没有搞特殊化。人们直接得到来自汽车的反馈,爆炸防护装置让人感觉不到悬挂在车身内部的第二驾驶舱。感觉上基本上像开着一款大型的SUV。”让人印象深刻的还包括12 挡自动变速器。载重汽车上普遍使用的大型方向盘也减少了试驾者的工作量。弗朗茨对这款测试车的总体印象是:“它开起来就像一部轿车”。弗朗茨博士在下莱茵地区的格尔德恩出生,获得博士学位后,作为机械工程师的他无论对于乘用车还是商用车都很了解。读完大学(主修工程热力学)和博士(内燃机内部碳烟的形成)毕业后,他先是在吕塞海姆的汽车制造商欧宝公司 (Opel)工作了 3 年,负责 2.0 升柴油发动机的应用。之后的四年他在位于波特洛普的汽车改装厂 Smart-BRABUS 工作,主要负责 smart-BRABUS Smart forfour 车型的整体研发。此后,他曾短期担任皮尔博格公司实验站的主管,2007年到位于荷兰埃因霍温的DAF公司任职。

语言学习也是一种信

在此期间,弗朗茨一直住在下莱茵地区,因为他的妻子在杜伊斯堡大学机械制造学院工作,致力于对燃料进行各种实验。就像他所说的,每天奔波于德国莫尔地区和荷兰埃因霍温之间帮助他逐渐适应了两国语言的切换。仅仅工作几个月之后,他就能够直接用荷兰语随意地和荷兰的同事交流。在他看来,这对于一个团队而言是个重要的标志。埃因霍温是传统的卡车生产重镇,弗朗茨博士是第一位从德国招募来的发动机研发部门的高层职员。由于 DAF 公司和 Paccar 公司之间工作联系需要,他还需要游刃有余地使用美式英语作为他的另一门工作语言。弗朗茨只有很少时间能花在私人生活和体育锻炼(骑自行车和有氧运动)上。他有很多兴趣爱好,比如修理和驾驶杜卡迪、宝马和拉维达品牌的老式双缸摩托车。但他留给这些兴趣爱好的时间实在少之又少。2015年年初他又回到了皮尔博格公司,担任商用柴油发动机系统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弗朗茨再次认识到了皮尔博格公司人员流动率低的优势。人才队伍稳定非常重要。这次回归老雇主于他而言基本上等同于回家:“企业的员工队伍稳定是很强大的优势,在核心人员相互了解熟识的这样一个大环境里,我感觉很舒服。我之前任职的一些大企业并不是这样。”

轻松地越

重新回到皮尔博格公司 9 个月之后,现年 51 岁的弗朗茨又兼任了汽车排放系统业务部门的负责人,从而面临双重压力的重负。这个部门的工作内容繁复。而此时此刻,“双重压力”也体现在莱茵金属试验场上的交叠轨道上。弗朗茨开着 15吨重的 Survivor-R 从轨道上通过。这款越野车缓慢、但是毫不费力地跨越了这个路障,丝毫没有让其双层底板遭到任何磨损。看起来,对于这款设计涉水深度 1.20 米、车内外配备了灭火装置的军用越野车而言,任何公路或者越野路况都不是什么难事。在这次试驾过程中,弗朗茨曾经面临的最大一项驾驶挑战是一个看起来无法跨越、坡度 60% 的水泥制陡坡,陡坡在他的车前高高耸起。

停车肯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我还是觉得这辆车很棒

面对这项挑战,弗朗茨博士果断地强制降档,数吨重的 Survivor跨过了这个路障,就好象它是一台专门针对陡峭路况设计的登山汽车。试驾者总结他的试驾经验:“停车肯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我还是觉得这辆车很棒。毕竟我们周边环境中散布着各种威胁。但在我看来,配备这种技术的车辆通常会被人们视为是过度保护的产物。用车的顾客和搭载的乘客也一定会有类似的体会和观点。一旦车门砰地一声关上,那么在这辆车窗玻璃厚度10 厘米、配备防护通风系统的装甲车里,我们就真的与世隔绝了。”